227.jpg  
出乎意料的,我比想像中還喜歡義大利電影「絕美之城」(The Great Beauty)。行雲流水的運鏡、優美如詩的配樂、導演獨特的敘事手法以及濃濃向費里尼致敬的風格。難怪電影拿下好多歐洲重要獎項,還爆冷門的得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因此片很不像奧斯卡評審喜歡的菜)。
 
「絕美之城」裡的男主角傑普是個居住在羅馬頗有名氣的作家。電影開始沒多久就看到他與一群社會名流、時尚友人狂歡作樂,慶祝他的65歲生日。隨後,我們參與傑普的生活越來越多,看到他在浪蕩不拘、光鮮亮麗的外表下充滿迷恍和空虛。
 
有幾幕讓我特別印象深刻。例如,傑普幫女友挑選喪禮上穿的黑色禮服時,侃侃而談世故的「喪禮公關學」,但在抬棺的那一刻卻忍不住真實的悲痛嚎嚎大哭。或者,在緊鄰羅馬競技場的自家豪宅餐會上,他慢條斯理戳破女性友人上流社會的假面具,自嘲大家的虛偽並無差別。將自己從小到大每天自拍照公開展示的藝術家,人從出生邁向死亡的必經之路,讓傑普紅了眼眶。派對上被父母逼著表演的天才小畫家,用一桶桶彩色油墨、眼淚、怨恨和嘶吼,畫下令眾人驚豔的傑作。擁有羅馬最多最美房子的神祕鑰匙人,用一把把鑰匙打開一幢幢古老建築,供傑普做最豪氣的私人導覽。以及穿插在整部電影裡極有寓意的修女,無論是年輕修女和欲被封聖的老修女。還有傑普總愛深夜漫遊在羅馬城的無數個夜晚;走過一條條石頭路、一座座古橋、不知通往哪裡的階梯。當然,法國國寶級女演員Fanny Ardant用真實真份在電影中優雅的驚鴻一撇,也讓人相當驚豔!(真難想像她已經65歲了)
 
整部「絕美之城」就像一幅抽象畫,似有若無,朦朦朧朧的,說不出個具體線條。但故事人物的觸動和留下的感動卻很真實,有好幾幕也美的讓人心痛。
 
費里尼電影裡的主角總在尋找些什麼,也在逃避些什麼。正如「絕美之城」裡的主人翁。傑普徘徊的孤寂,讓我想起費里尼早期作品「流浪漢」裡那五個無所事事的青年。
 
我喜歡導演對故事結尾的處理,傑普回到當年與初戀女子相遇的海邊,觀眾看不出他是在為他有做的事或沒有做的事懊悔,但他將那個夏天美麗的回憶(或遺憾)收藏起來,繼續往前走。
 
老實說,我不認為傑普有多愛年輕時初戀的少女,或許那樣單純美好的青澀歲月對傑普來說,本身就是不能重現的絕美。對某些人來說,無人能曉的孤寂是另一種絕美。嘗過個中滋味的人都明白,彷彿你人已站在懸崖邊, 懼怕的同時還要去抵擋不墜入深谷的誘惑。這類孤寂產生的絕美,像希臘神話裡的海上女妖,如不懂得適時覺醒,代價是很大的。
 
對我來說,學習在日常生活裡感謝和珍惜每個人事物,定然不是什麽引人驚歎的"絕美"。但深刻的幸福往往來自極其平凡的事物。深夜為孩子蓋被的母親能明白,大雨天裡騎車送孩子去坐捷運的父親能懂。在外地打拼撥空回家的遊子也懂;看著滿桌菜餚一邊抱怨又煮那麼多,一邊想著哪些菜可以打包回去吃個幾天。
 
眼前的時時刻刻,是一種美,因此刻一去不復返。如果幸運,我們這輩子都有機會領悟這樣的絕美。

Though nothing can bring back the hour

Of splendour in the grass, of glory in the flower;

We will grieve not, rather find

Strength in what remains behind
    

縱使我們不能讓時光倒流

草原欣欣向榮,花朵綻放

但我們無需感嘆

寧可在剩餘的生命裡,重新尋找力量
 
    "Splendour in the grass" -- William Wordsworth
                                            
 
【電影題外話】
「絕美之城」取景皆在羅馬,這個網址有列出電影裡的重要場景,拜訪過義大利的人可以來考驗一下自己對羅馬的記憶力。
 
 
創作者介紹

城市漫步

Jess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