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社交聚餐多些記憶點

從年底到過年前後大家應該都少不了各式各樣的聚餐;公司尾牙和春酒、同學會、家族聚餐、家人聚餐、老朋友聚餐……等等。朋友跟我分享他的聚餐安排一路到二月初,大大小小加起來總共超過九個聚餐。他同時是部門主管、小孩班上的家長代表、今年家族聚餐的負責人,還沒算上自己的家人聚餐和同學會。
 
總是到某個年紀,我們在餐會上不再是坐著等著別人付出的人。我們需要開始聯絡張羅、注意誰沒出席誰被冷落、觀察大家吃的是否盡興、確認這次聚餐怎麼付錢誰付錢。於是每年一次次的聚餐比較像行禮如儀,隨著時間流逝,卻想不起來餐桌上我們聊過什麼深刻的事,有時連吃什麼都忘了。
 
自己生病後,格外感受需要珍惜此時此刻。決定要讓很容易在吵吵鬧鬧中結束的家族聚餐多些不同的回憶。
前段時間安排家族聚餐時,特意先跟長輩溝通,安排在吃完飯後,會找攝影師來幫家族拍些照片。要讓長輩拍照不容易,要拍得好看更不容易。我一直很喜歡黑白照片呈現拍攝人物的精神和氣質,這次找到的攝影老師就是擅長用黑白照來呈現拍攝者的個性。一般來說南部長輩都很忌諱拍黑白照,不過可能我是生病皇帝大,這次提出這想法時沒有長輩反對。
 
當天先在松菸誠品裡的上海餐館飽餐一頓,平時較少吃外省菜餚的長輩吃得很開心。飯後讓大家在飲料店裡喝杯飲料,四處晃晃走走,同時等候攝影老師到場。為讓拍攝的氣氛更輕鬆,我也找來和家族熟識的兩位友人。有認識的熟人在,長輩們通常都會表現出最好的一面,客氣又友善。這也算是一種保險。事前已經設想好要讓家族裡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合照當禮物,拍攝前就先和攝影老師討論好團體拍攝的順序和組合。所以整個拍攝活動進行順利,有豐富經驗的劉老師也有效率的在30~40分鐘內完成所有拍攝,讓長輩不會因為等太久而不耐。
 
劉老師使用的是傳統的銀鹽相紙,拍攝結束後我們跟著老師去暗房沖洗照片,從曝光、顯影、急制、定影、水洗、晾乾…等,完整體驗一次傳統照片的沖洗流程。
攝影師張照堂先生曾經在一篇文章中解釋「銀鹽是什麼?」以及和數位照片的差別。他形容「如果數位影像是超市櫃子裡的冷凍豆腐,銀鹽相片就是老師傅調製的手工豆腐,後者散發出來的溫度與氣味,它的內蘊、質感與外貌都很不一樣。」我覺得張照堂先生的專業看法,完全說出我這不懂攝影(但懂豆腐)的外行人感受。
 
在暗房時看到照片顯時的興奮感真是特別的經驗,長輩們在黑白照片中,呈現出難得的優雅氣質(大笑)。
家族長輩們對成品都相當滿意。對我們後輩來說,能讓同齡的長輩們留下平日難得的大合照,是件值得珍惜的事情。
 
也因為年底到過年有那麼多的聚餐,讓我們可以試試在千篇一律的餐會中穿插些特別的活動或記憶點。這次因為拍照的關係,我和長大後就較少互動的二表哥說上了很多話。
我的經驗讓社交聚餐多些記憶點的方向:
 
1.安排體驗
特殊的體驗活動總是讓人印象深刻。可以找有漂亮風景的餐廳、類似我們安排的拍照活動….等。有朋友分享曾經安排家族聚餐後所有的女性都去做指甲,包含九十幾歲的阿媽第一次驚喜發現原來做指甲這麼舒服。其實不論做什麼活動,只要跟平常聚餐只是吃飯的形式不同,就會讓大家很有新鮮感。
 
2.為某事慶祝或彼此打氣
我自己常有些老朋友聚餐。用各種理由慶祝都是適合的。慶祝有人升官、有人離職或轉職、有人的小孩上小學、有人的小孩上大學….等。你懂得,就是慶祝!也有些難過的時刻,有人的長輩或家人過世、婚姻中的變化、生活中的困境…..等,這些生老病死的時刻都需要朋友家人彼此安慰打氣。通常這樣的聚餐,都是情感真摯交流的時間。
 
3.感謝某人
台灣一般生活文化比較少會明明的感謝某人,都是比較低調內斂的覺得「對方應該知道」。但我覺得感謝某個人真的是可以大聲的用力的表達出來,因為多數人很少有被別人好好感謝的經驗,所以你只要做過一次,對方會記得很久很久。有趣的是,我自己有好幾次經驗想請客謝謝對方約一起吃飯,但每次都是對方搶著買單。總之,謝謝對方為自已所做的或者付出的,請吃飯只是聊表心意。
 
▲本文同步刊於FB粉絲頁-潔西卡的生活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