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叫鄉愁的甜味



前陣子幫人買芥末籽醬時,意外看到法國產鸚鵡牌蔗糖,帶著回憶和懷念買了一盒。在巴黎小雜貨店裡最平民的蔗糖,飄洋過海來到台灣價格卻翻兩翻。記得有一年Fang從巴黎回屏東過年,神秘兮兮的說要給我驚喜,說著說著就從袋裡拎出一大罐的鸚鵡牌鐵罐蔗糖給我。我開心的看著糖罐大叫起來,那是只有我們才明白的興奮。

在更早以前,去巴黎自助旅行時,借住在Fang家,小小的廚房裡,我們吃著粗簡早餐,便宜的脫水土司抹上一層果醬和一層奶油。Fang往熱騰騰的紅茶裡丟了二塊鸚鵡牌蔗糖,然後拿著已抹著果醬的土司沾茶吃。
「這麼甜!哪好吃?」我抱怨起來。
「好吃呀!而且吃糖就不怕冷了!」Fang講這話時神情挺認真。
「你不覺得這糖的味道跟屏東糖廠的那股甜甜香味超像的嗎?」

對我和Fang兩個屏東長大的孩子來說,那股蔗糖味讓人想起一種叫家的氣味。

國外唸書的日子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光鮮亮麗。Fang講起在自己專業領域上如何被歧視和欺負,她語氣是憤恨的可表情卻很傷痛。從沒留學經驗的我只能默默喝著那放太多糖的紅茶,靜靜分享她的心情。

La Perruche標榜百分百純蔗糖沒有添加任何人工調味劑,我一直很喜歡它股樸實的甜味,舒服自然,是過度精緻的砂糖所沒有的滋味。最近連續被傳染感冒,想喝點暖身發汗的熱飲,放二塊鸚鵡牌蔗糖加點熱水和一點檸檬汁,懶懶的窩在沙發上,一口一口的喝著。想起已經在巴黎落地生根的Fang,不知道她現在吃到鸚鵡牌蔗糖還想家嗎?

2 Replies to “一種叫鄉愁的甜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