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好吃的日常三餐


在網路上看到一位WFH的網友感嘆,同樣都是在家上班,身邊朋友在社群媒體上分享豐盛三餐的照片讓她很有壓力。

現在女性角色比以往更多元,可能是上班族、料理三餐的煮婦還要同時照顧孩子或家人。時間如此稀少珍貴,有時間煮飯已是不容易,當料理日常三餐成了一場比賽,情何以堪?

最近拜讀土井善晴的《一湯一菜的生活美學》。
作者和其父親都是知名的法式料理廚師,廚師精神已然是家學。但書裏頭相關食物的照片,土井善晴決定呈現家中日常飲食的風貌,餐桌上食物的樣子非常平凡,甚至看起來一點都不美。

法式和日式料理極度重視美學,身為熟悉它們的廚師要允許自己分享這樣隨興擺盤的照片,土井善晴先生真是勇於自我挑戰。

「真正的家庭料理,做起來一點都不麻煩,而且好吃。」
「….輕視簡單、輕視不花心思做菜的風潮,不僅提高了下廚的難度,甚至使作菜這件事變成一種壓力。」
「家庭料理不需要每天都很豪奢,也不需要每次都很好吃。」
「家庭料理才是真正的力量所在。」
「家庭料理等日常料理,僅需要這些基本流程就能完成,根本不需要多花心思。多花心思只會徒增調理步驟,步驟越多就會越傷害食材,使食材不再新鮮。」

土井善晴直率的文筆表達一件事:日常三餐其實是一種「度日」,每天重複相似的事情。背後隱含準備三餐的父母對家人的關愛。這份關愛其實是最重要的。

「曾品嘗過父母親手做料理的孩子,會將這體驗化作體內的那份「安心」。這份安心會在孩子面對人生重要時刻時,幫忙抑制住想逃跑的那份恐懼。」
「日後,安心將成為一段回憶,當人回想起這段回憶時,療癒我們的內心。」

我成長的過程母親身為單親職業婦女,為我做飯的多數是同住的阿姨。仍記得童年一大家子人在餐桌上吃飯的熱鬧。

如今我成為照顧家庭在廚房裡做飯的那個人。平時我大約七點起床,用一小時備好當天全家早餐和午餐,午餐又要分成外帶去公司的便當和母親在家食用的午餐。然後收拾廚房,八點半出門上班。

雖說我做菜速度快,食物也大多能獲得讚美被一掃而空。但做飯前後衍生的家務還是頗累人,家人會有默契地去洗碗和幫忙家務。但有時我還是會寧可這些準備三餐的寶貴時間可以拿來看書。

煮飯的人用自己的時間和精力備餐供給眾人,一頓飯不僅是一頓飯,它是時間和生命力產出的禮物,只是用食物來展現。

李歐納.科仁在《Wabi-Sabi:給設計者、生活家的日式美學基礎》一書中提到「與wabi-sabi字義上最相近的英文單字就是rustic(質樸)。」我非常喜歡這樣的解釋。可能我就是個南部孩子,與雞鴨鵝羊狗貓一同成長於大自然之中,親自觸摸和見證萬物在時間中的流逝之美。

土井善晴的理念,「所謂生活,最重要的是打造出一種節奏:每天回到心之所憩,回到真正舒適的空間中。」此時此刻,我們並肩在餐桌上享受食物給我們的滋養以及彼此的陪伴。此時此刻,時光去而不返。

如今因為疫情多數人幾乎三餐都在家烹煮,希望大家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節奏和方式去備餐,不要讓準備日常三餐成為太大的壓力。

有充裕的時間,就放鬆心情慢慢煮,備料調味可以做得更精緻。沒時間,買點外食炒個青菜,甚至煮一大鍋加蛋加菜的泡麵也可以。

請安心地做出可以不好吃的日常三餐。重點是全家坐在餐桌前一起開心吃飯,做飯的人不急不徐,用餐的人滿懷感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