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印象

之前幫媽媽搬家時清出好幾個紙箱,因時間緊迫,沒來得及整理。這次回屏,趁機趕快收拾。沒想到將紙箱打開一看,發現竟是以前住台南時保留的許多雜物。

其中一本厚厚的名片整理夾,裡面密密麻麻以前的朋友、朋友開的店或者曾經去過的店。我想裡面的店現在還仍繼續營業的應該不多吧!

剛好現在缺一本名片夾,於是丟掉大部分的名片,只保留幾張比較代表我對台南印象的店。

咖啡&茶
當時在台南最喜歡去的咖啡館是「伊莉的店」。幾乎從外地來台南的朋友,一定先帶來這。店裡位置不多,紅磚地板木頭桌椅,呈設簡單溫馨處處可見細微的用心。我到現在還記得一進咖啡館右手邊窗戶那盆綠燦燦茂盛的波士頓腎蕨。咖啡好喝,可麗餅也好吃。
「非洲」在成大附近,位於一棟老房子二樓,破破舊舊的咖啡館,很有點波希米亞味道,不知道為什麼有段時間跟朋友老約在這。有段時間似乎弟兄姐妹也常來。基本上我對這的食物完全沒印象,唯一記得的是咖啡館裡那股懷舊的氛圍。
說「窄門」是台南有名的咖啡館,大概沒什麼人有意見。實際上我每次去都是有人提議來看看這家有名的咖啡館。「窄門」的門並不窄,很正常,實際上是進去的巷子窄。
「普羅旺斯」基本上該算是餐廳,我喜歡它裡面大大的空間,還真有點法國南部鄉下的味道。對食物完全沒印象,倒是記得蚊子多。
台南的咖啡館頗有水準,記得當時常去的還有ORO、老爸、IZZY、黎巴嫩玫瑰…。

雞屎山學院
這名字的由來是來自一句著名台語,「喫雞卵ㄟ沒放雞塞ㄟ有」,講人太閒有貶抑之意。「雞屎山學院」的老闆叫西瓜,這店算是間PUB和西瓜展示音響、賣骨董的地方,生意做的很普通,怎麼看都比較像朋友來玩的地方。
西瓜在另一個地方還真賣起西瓜來,西瓜攤歸西瓜的哥哥管,生意越晚越好。尤其夏天時,來上一盤西瓜、西瓜冰或西瓜汁,簡直是棒呆了!店裡的音響是西瓜欽定,音樂沒話說,後來晚上還會播免費電影,30元就可以坐很久,比麥當勞還值得!

聲之物語和惟因
這兩家的老闆都是苦仔。記得「聲之物語」收掉的時候,哀號遍野。在這之前台北的「十月電影舖」也倒了,好像又過幾年台中的「八又二分之ㄧ」也收了。為什麼如此悲痛!?因為在智慧財產權還沒出生,盜版這個字眼從未出現時,「聲之物語」幾乎每天晚上放映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電影和動畫,每部片只收50元。如沒記錯,當時看店的是個叫黃什麼的男生,對電影非常懂。甚少給人好臉色看過。不過店裡每次的電影欣賞單我至今仍留著。算是紀念那些看過或來不及看的好片。
我想這一生中該看的藝術電影應該都已經在這時期看完了。至於現在,我只喜歡看喜劇、激勵感人或動作等好萊塢俗片,越少用到大腦越好。
苦仔對我聽音樂的類型選擇有重要的影響,我還記得一個人坐在「惟因」的視聽室裡,用苦仔的百萬音響試聽一片又一片的西低(是的,這裡的西低可以聽過再買)。常常邊聽眼淚就留下來了,為什麼讓我聽到那麼好聽的音樂?以後聽不到了怎麼辦?(因為我沒有百萬音響呀~~)。苦仔個性直接又很特別,跟他聊天常要有心理準備被吐槽。
「苦仔,請問有Miles Davis的泛藍調調嗎?」
「有呀!」(苦仔坐在椅子上,低著頭,一隻手撐著眼鏡,用上斜眼並雷射筆指著架上的西低)
「妳聽過他的那張XXX了嗎?沒有!那妳幹嘛買這張,應該先好好聽那張,再回來聽這個…」
或者
「苦仔,我覺得那個XXX拉巴哈很不錯。」
「哪有?說來聽聽。我覺得很不怎樣呀?」

這樣訓練辯論和思考的結果,讓我在聆聽音樂上有不少幫助。
值得一提的是苦仔的「碟報」是手寫,筆跡十分獨特,內容精采另類。

另一個影響我聽音樂的就是屏東樂音唱片的小林,記得林媽媽泡的茶很好喝呢!前幾天回屏東還想繞去找他,可惜店裡沒人。

轉角咖啡和那個時代
台南有錢人應該不少。我總覺得這類的店比較像是在台北的味道。轉角咖啡有段時間台南的弟兄姐妹很愛去。唯一的麻煩就是進去要脫鞋和太安靜。

「那個時代」是賣法國料理,價格很昂貴,我印象中似乎有被請去過一次,不大確定。

明目書店
台大附近其實也有一家。「明目書店」是我接觸大陸書的啟蒙,早期大陸書沒現在那麼普及,十分驚訝大陸出版業的水準比想像中的高。大陸書真的便宜,不知道為什麼台灣的書要賣那麼貴呢?

荷堤印度奶茶
非常非常好喝!只是一杯不便宜,當時大家都窮哈哈的,偶爾喝一杯就感動到不行。

寫到這,想到最近剛知道一個曾一起待過台南朋友過世的消息,心裡有點酸,不知怎麼接著寫下去。
這些店大部分我都有帶台南的弟兄姐妹去過,回憶往事,許多人的臉孔也跟著浮現。

想起傳道書上我很喜歡的一段經文。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拋擲石頭有時,堆聚石頭有時;懷抱有時,不懷抱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靜默有時,言語有時;
喜愛有時,恨惡有時;爭戰有時,和好有時。
這樣看來,做事的人在他的勞碌上有甚麼益處呢?
我見神叫世人勞苦,使他們在其中受經練。
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裏。
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

這些片刻間的「有時」,組合成每個人一部精采的人生電影。
感謝神,無論如何,生命的斑駁總自成燦爛!

4 Replies to “台南‧印象”

  1. 版主您好:我多年前於成大就讀時,也曾經迷戀於青年路的「聲之物語」唱片行,那時候也常到他地下室的藝術電影播放室觀賞,想想也許我們當時曾在那一小間的播放室內一起待過,互不相識,今天偶然看到您的文章,勾起我多年前的回憶,非常感謝。您提到那時每週的電影欣賞單,我好後悔當時沒有保存下來,不知您現在還保留著嗎?斗膽要求不知能夠也分享給我一份嗎?不知我有沒這個福份能夠讓您分享給我重拾那時的回憶?唉,也不知您是否能夠看到這訊息,無論如何,還是感謝您的這篇文章,讓我回想起我人生中那曾經美好的片段,感謝!!

  2. 電影單沒有留,倒是有留惟因老闆苦桑的手稿,可以寄給圖給你…

    1. 人生際遇就像好久不見、偶而驚鴻一瞥的慧星,過了兩年,我突然又想到了聲之物語,又搜尋到了您這篇文章,那時原本沒意想我的留言能得到回覆,想不到等我發現您的回覆時,竟然又過了兩年!感謝您的回覆,如果不造成您困惱的話,麻煩您寄到我信箱:cooperdajen@gmail.com,非常感謝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