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靜靜的生活


這幾天電腦一天當機大約10~15次,我開始抱著最壞的打算,趕快把電腦裡的資料傳到網路硬碟。剛好找到幾張以前住六張犁一樓花園的照片。不禁懷念起陽光遍灑的花園呀!

轉貼一篇以前在明日報新聞台發表的舊文,描寫以前在台南曾擁有一個花園的美好時光。

——————————————————————————
一直有個心願是住在院子至少種著一顆大樹的房子裡。

我常常幻想能躺在這樣院子裡的樹下乘涼、睡覺或發呆。 在蟬聲綿綿的午後,暖烘烘的陽光透過樹葉篩落在身上,家裡的狗懶懶臥在一旁,悠閒的度過一個沒有緊湊行程的下午….。

這樣的夢想除了童年屏東老家,只在台南很接近的實現過一次。

當時和幾個女生合租一棟三層的房子,四個房間二間衛浴只要一萬二。當初看房子時最讓我興奮的是前面約六坪的院子。但很快的便發現扣除水泥地和舖著磁磚的地方後,實際上能種花的面積不到二坪。 不過這樣的小事是難不倒像我這樣有理想有抱負的青年。搬進新居後,我便買來鏟子、鋤子、耙子和鋸子開始整頓起雜草叢生還長了顆奇怪木瓜樹的小花園。記得當時翻土的時候常被突然冒出的蜈蚣、蚯蚓和一些不知名的蟲子嚇的玆哇亂叫。

第一步驟的整頓功夫做完後,再來就根據院子裡的日照程度規劃花園要栽種的植物類型。

等待約一個星期後,我在花園陸陸續續種了金露花、長春花、彩葉木、鵝掌藤、桂花、紫色幸運草…..,沿著牆壁種上爬牆虎、薜荔、鳳尾蕨,在大門牆邊的吊籃裡則種了武竹、藍星花、怡心草。另外用小盆栽種植像薄荷、辣椒、鼠尾草、迷迭香等可食用的植物。


在花園一點一滴逐漸成形的過程裡,感受許多朋友的熱心和付出。開園藝店的老闆總是熱心的送植物給我試種,而且還願意接受在我手裡飽受苦難的植物回廠保養。燒瓦窯的朋友則送了一對紅磚燒的板凳放在花園裡。一個生平只熱愛數學的朋友陪我磨耗了整個下午終於釘製出一個歪斜的木架用來放置盆栽。磚燒的魚缸和水芙蓉是開古董店的朋友特意為我找來的,附近的野貓常會來魚缸喝水兼玩玩撈魚的小把戲。至於我親愛的室友們雖對園藝毫無興趣,但偶爾興起也會幫忙澆澆水。

台灣的氣候變化相較於國外顯得不明顯,但春去秋來花園的景緻也隨四季時有更換。
小小的花園不夠種上一顆樹,但總算滿足我長久以來的願望。那段期間我和朋友們在花園裡吃早餐、烤肉、泡茶、喝酒甚至借來設備看過一場露天電影,同樣的空間也用來洗車、洗狗和曬棉被。日落黃昏細雨霏霏我總愛靜靜坐在花園裡享受片刻天光。


這幾天看丘彥明的「浮生悠悠」,描述她和先生於荷蘭小城的家居生活。看到書裡巨細靡遺的描寫她如何整治那在荷蘭將近一百平方公尺的農地時,我心裡又是嫉妒又是羨慕,深深知道住在台北要有這樣的機遇是幾乎不可能的。

想起唸書時曾背過的一首詞,「世事短如春夢/人情薄似秋雲/不需計較苦勞心/況逢一朵花新/片時歡笑且相親/明日陰晴未定 」。古人的詞總透著一股淡淡無奈,但喜愛末後四句,既豁達又瀟灑。

現在於台北偶然翻到以前花園的紀錄照片,心裡有著暖意,畢竟,在偌大的台灣我曾擁有一個最美麗的花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