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黑咖啡



我習慣喝純黑咖啡,唯一的例外是在is coffee。因為經過友人複雜的會員卡計算,據說牌價150元的焦糖拿鐵折完價是所有商品中最划算的。

理想的早晨有悠閒的十五分鐘,煮水、磨咖啡豆,慢慢沖上一杯香氣四溢入口回甘的黑咖啡。可時間緊迫下,我通常選擇負4的美式黑咖啡或者MAXIM的即溶黑咖啡。記得有二次家裡請客,客人用餐完懶惰的主人(就是我)用MAXIM泡一壺咖啡搭配甜點,喝過的人無不稱許。待主人良心發現自我揭發後大家才知道原來是即溶咖啡。如果以即溶咖啡等級來說,MAXIM的價格並非太親民,不論是大潤發、家樂福、愛買、全聯,光看價格都想讓人當場戒掉咖啡。但~~你知道我沒那麼容易屈服,硬是在迪化街找到一家批發商不用特價就比大賣場便宜快二百大洋。在哪?你知道的,我沒那麼好心準備告訴你~~哈哈(城市壓力症兼小鼻子小眼症候群)

話說一星期我至少會買兩次的負4咖啡。我在想當初想在負4賣咖啡的始作俑者一定沒騎機車。他假設每個買咖啡的人都能優雅的一邊拿咖啡一邊趕去上班。殊不知要把一杯熱咖啡放在機車腳踏板上安安穩穩的平行移動三個街口有多難嗎?如果再加上下雨,那可更精彩了。負4應該考慮辦個拿咖啡競走比賽,到終點時灑最少咖啡者獲勝。我第一個報名。(路人約:你不知道有種東西叫隨行杯嗎?)

最近因活動找上巷口班氏咖啡的曹老闆,他對煮咖啡這件事有偏執,什麼都很要求,水啦溫度啦豆子啦等等。班氏的黑咖啡對習慣喝濃濃黑倒油式重烘焙咖啡的人來說可能嫌淡。其實依每種豆子淺烘焙的手法,將每款豆子其豐富果香細微酸度表現的恰到好處,餘韻也有多層變化。我雖然來店數只有三次,但對曹老闆的咖啡有很深的印象。按葡萄酒來看這裡的咖啡較像勃根地,喜歡的人就欣賞那股細緻優雅,不喜歡的人嫌味道沒有波爾多厚重又嫌太貴。

曹老闆跟我在討論他家的寶貴咖啡到底能不能用紙杯來裝一事中,驚訝發現我對負4黑咖啡竟有不錯評語。討論過程,老闆慷慨送了三包自行研發的濾泡式咖啡隨身包請我試試。那天我沒抱太大期望拆了一包來泡。哇!那滋味還真讓我驚豔~~而且不需要十五分鐘,只要短短十五秒,就可以享受一杯手沖濾泡黑咖啡。更重要的是價格比負4咖啡還便宜(不過~人家想集點換一隻廚師帽的卡斯柏黑狗狗哩)

Sarah Vaughan唱過一首「Black Coffee」。她那慵懶的聲音始終讓我很難聯想黑咖啡,反倒像加了很多鮮奶油和糖的咖啡,還有白蘭地。我想。總而言之,目前的實驗是,每天喝一杯MAXIM咖啡,算算總共可以喝多少杯,然後算出平均一杯的價格。很無聊吧~~上班族淺薄的樂趣呀!

5 Replies to “我愛黑咖啡”

  1. 每天喝一杯MAXIM咖啡,算算總共可以喝多少杯,然後算出平均<br />
    一杯的價格。–> 有一種東西叫磅秤,你家裡一定有的…

  2. 請問這照片裡的場景是格主的家嗎? 那個水杯花很有巧思呢~ 看了心情很愉悅^^
    再請問便宜的maxim在哪裡可以買到呢? 謝謝!

  3. 呀!這不是咱家,咱家如果在台北住有院子的房那就真的是發了!是花蓮的璞石咖啡館。便宜的maxim可遇不可求,最近迪化街350元組合(一罐+補充包),都是小包裝的。建議如可喝黑咖啡,還是買咖啡豆吧,味道好太多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