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11月好聲音-散戶樂團

602600_367911586628725_1776895389_n 
設計師朋友阿達喜孜孜的透過MSN跟我分享,他們的樂團發行專輯了。後來才想到,他生兒子都沒有那麼主動積極的逢人分享。可能是一個人的一生,發一張專輯的機率還是遠遠低於生一個兒子。

 
我和阿達是在一個專案工作中認識的,當時印象只感覺他話不多但煙抽的有點兇。那個專案常有層出不窮的亂子,難度很高。每次急急忙忙打電話給阿達,他總是一個聲線冷靜簡短的回答:好,我來改。
 
後來我轉換工作,但和阿達卻意外的斷斷續續都有保持聯絡。感謝他日後也友誼相挺幫忙完成艷芳的告別之作「一生愛旅行」的內頁編輯。記得編書後期,我下班後趕到阿達辦公室,請他幫忙整理我們亂七八糟毫無章法的PageMarker排版。忘記是第二個或第三個編書的晚上,他不小心說出口,其實重做搞不好比調整我們的版本還快。當場我的眼神應該有閃出打算壓榨他的兇光,阿達很聰明的馬上閉口改稿。不過我還是有良心的,不好意思再逼迫已幫忙好幾個晚上的可憐設計師,終於讓書以很樸實的樣子出版了。總而言之,謝謝阿達,幫我們圓了好朋友在世的一個夢!
 
 
扯的好遠,回頭講音樂。
 
阿達說和其他三名團員都是大學時代的朋友。角頭音樂的廖士賢是製作人兼混音兼貝斯和木吉他。廖士賢(以下簡稱阿賢,團員3/4名字都是阿開頭)的文案寫的很好,摘錄幾段:
 
●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是誰開始說想要練團的,但那時的我大概知道原因,是回憶之類的。
 
●在一切就緒之後,大家載上了各自的監聽耳機,興奮的開始這從未嘗試過的練團方式,每個人都很開心,耳機裡彼此傳來的樂器聲音將每個人的形狀都回溯到了少男時代–那無邪的表情。
 
●四個男人拿著樂器看著彼此,調性不知道,拍子不知道,和弦不知道,歌詞不知道、段落不知道、主旋律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我們要演奏出音樂去配合彼此。
 
●某人很有信心的大聲對其他人說:「大家跟著我!」然後其他人則是一臉驚恐。
 
 
阿賢的文案讓我想到最近火紅的紀錄片「不老騎士」,那是種逐夢熱血的味道,有一股還沒有被社會和生活磨耗光的簡單熱情。有一種熟悉又燙人的溫度。
 
阿達說整張專輯是JAM出來的。
他如此定義JAM:亂玩,沒有編曲,沒有歌詞。
 
 
不過後來發現專輯裡九首歌是有人唱歌的。
 
「哪一首歌對你有特別意義?」我問。
 
阿達說是第一首「迷戀的夢遊」。那是他首次覺得樂團表現完整度夠的曲子,歌詞有點頹廢但歌曲畫面是明亮的,也代表他一些往日心情。
 
我自己最喜歡第四首「回答」。前面一出來的鼓聲和貝斯以及主唱嘶吼的開場,很有氣勢。這首曲子超適合在音樂季拿來炒熱氣氛用,現場應該會High翻吧!
 
第七首「日頭與山背」是一首溫柔的客家歌,歌詞像首小詩。交工樂隊的生祥聲音是有菱有角的線條,可以清楚感受每首歌裡的訴求和有力情感。散戶樂團主唱的聲音則有種寬厚舒服,讓人聽著歌想像自己在某個山邊,涼風徐來足以撫慰人心。
 
第八首的「Think」,是聽了三遍後,感覺很有畫面和故事性的一首歌,歌詞也寫的有味。身為聆聽者的不主觀,能感受到歌的主軸和骨架清楚但不知為何整首歌有糊掉了的感覺,結尾也收的略嫌草率。很期待這首歌可以有其他表現方式,應該會更有驚喜。
 
第九首「雙手握住」編曲風格強烈很酷。中間半唱半唸歌詞的表現方式還蠻喜歡的。整首歌和詞有一種獨特的瀟灑和率性。
 
 
阿賢在專輯封面寫著:
 
散戶樂團
 
就算是一顆石頭 不是寶石
就算是一堆爛泥 不是黃金
也可以砌得起一堵禁得住考驗的圍牆
我希望
 
這段文字是樂團很好的註腳。
 
四個過往的大學老同學,現在各有個的工作,因為那蠢蠢欲動擺脫不掉的社團回憶,他們選擇真實逐夢。而且,他們做到了!
 
628226763_414 
(四人照片取自Legacy網頁,如有版權問題無法使用請再告知)
  

【備註】
老實說,這不是一張通俗到人人會喜歡的專輯。有一定程度的實驗性(人家都老實在封面上寫JAM了)。最好平常有在聽國語金曲以外的音樂,知道什麼叫地下樂團,或曉得角頭音樂是一家唱片公司不是哪個黑幫經營的。如果你聽過「甜梅號」,也剛好知道「萬能青年旅店」是有名的北京樂團而非台北新開的民宿,那這張專輯可能是你的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