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小說之雜談



我看過的推理小說非常之少。啟蒙應該是勒卜雷「永遠的園丁」,後來意外又看了小說改編的電影「疑雲殺機」(2005)。電影選了二個好演員雷夫范恩斯(Ralph Fiennes)和瑞秋懷茲 (Rachel Weisz)來扮演小說裡外交官和年輕妻子的角色。有一幕是外交官在身懷六甲的妻子被殺害後返回英國故居,在之前我們只看到他在肯亞日以繼夜調查妻子的死因,並沒有太多情緒的流露。當他獨自一人回到與妻子有許多回憶的花園時,思念洶湧而來眼淚潰堤,無力走入家門蹲在台階上便開始俯身大哭。哀傷有不同表達方式,勒卜雷小說裡的傷痛,看似平淡卻是無聲的嘶吼。

勒卜雷推理小說裡的主角常在大時局下奮戰掙扎。不論是「永遠的園丁」裡外交官面對藥廠與肯亞政府勾結,或者「巴拿馬裁縫」裡的倒楣裁縫夾在美國、英國與巴拿馬的國家利益衝突之中。這些主角都不完美,他們自有性格的侷限。外交官帶著逃避和息事寧人的態度處理政治和家庭關係。裁縫師所擁有美好的生活基本上是建立在連篇的謊言上。人性的掙扎反而是這二本小說最精采的部份。

「巴拿馬裁縫師」後來也翻拍成電影「驚爆危機」(2001)。主角群是傑佛瑞羅許 ( Geoffrey Rush )、皮爾斯布洛斯南、潔美李蔻蒂斯。傑佛瑞羅許(神鬼奇航的壞船長)在這部電影獨挑大樑,他是硬底子演員,把裁縫師的窩囊和猶豫不決演的絲絲入扣。皮爾斯布洛斯南耍狠耍帥還是老樣子、潔美李蔻蒂斯則把愛家的妻子扮演襯職。不過編劇節奏沒抓好,感覺不夠緊湊,有幾個橋段險些睡著。

錢德勒經典推理小說「漫長的告別」,講的是大都市裡迷失的人心。偵探馬羅一時好心幫助一位文質彬彬的醉漢泰瑞.藍諾士,讓自己捲入複雜的兇殺案。錢德勒的文筆有種獨特風格,勾勒出的畫面場景常像邁爾戴維斯的爵士,冷冷酷酷的背後隱含內斂的情感,一不注意就錯過了。私家偵探馬羅像中古世紀的英雄在城市裡闖盪,也頗像金庸小說裡的令狐沖;吊兒郎當的背後其實很有原則、看盡紙醉金迷卻還相信人性本善。「漫長的告別」中馬羅對只有片面之緣的醉漢傾力幫助,那股傻勁和忠誠讓人很難不喜歡這個邋遢的私家偵探。

橫溝正史的「惡魔的手毬歌」聽說並非是評價最好的。不過總算看完一本日本推理小說,終於見到赫赫有名的偵探金田一耕助(因為之前看卡通只認識他的孫子~~haha)。我向來怕任何形式的恐怖片,連看個預告片都會有殘影。因此看「惡魔的手毬歌」時本想如果氣氛太陰森就棄看。沒想到除了前面那首有點詭異的童歌外,其他的佈局真的很「推理小說」,一心想知道兇手是誰,來不及有被嚇到的感覺。

這是我記得的四本推理小說(不包括小時候看的福爾摩斯),或許還看過別本但完全沒印象了。如果有覺得很好看非看不可的推理小說歡迎推薦,我會留到下次颱風天找來看。

2 Replies to “推理小說之雜談”

  1. 我曾經很喜歡推理小說<br />
    孩提時代看福爾摩斯<br />
    大學時代從日本推理開始<br />
    還買了101本的"謀殺俱樂部"<br />
    不過後來發現看這些小說需要心情還有看完之後抽離的力氣<br />
    有了孩子之後的心情 <br />
    就不適合這類費力思考跟灰色心情(也有少數是好笑的啦)的小說啦 ~~~<br />
    不過算算~推理小說還真的伴著我好多年的生活呢

  2. 我有聽你分享過,畢竟你是文藝美少女呀!呵呵!<br />
    我在打電話跟你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