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溫柔


往台北的夜間客運,因作業人員的劃位疏失,導致三名乘客重複劃位。現場火氣高漲乘客吵成一片,眼看無法發車,司機十分為難。我把票讓出來,自願搭晚一班車。另二名跟我一樣搭不了車的乘客,嘴裡念念有詞叨念著,一邊無奈的等車。

此時,一名黑黝高壯穿著藍色背心和夾腳拖鞋綁小馬尾的父親,護送女兒急急忙忙的趕上車。圓滾滾的小女生應該十來歲,靠在車窗旁,一邊跟父親揮手道別一邊做鬼臉。長得像黑社會看起來很兇狠的的父親一開始表情不為所動,後來看女兒擠眉弄眼可愛的樣子,也跟著揮手做親吻狀然後做起鬼臉。因父親做鬼臉的樣子和他的外型很不相稱,我身後的二名乘客開始竊笑起來,我也禮貌的忍住嘴邊的微笑。
發現,這是一種溫柔。

下午的捷運上依然有不少乘客,午後有種令人昏昏欲睡的沉悶。我斜對面坐著一對母子。小男生靠在懷孕的媽媽身旁,一直要媽媽唸童書。
小男生:「小青蛙怎麼了?」
媽媽:「小青蛙撲通一聲跳下水,然後…」
媽媽講到「撲通」時,臉上的表情和身體語言都很投入,彷彿是媽媽要跳入水一般。

小男生:「不要然後。小青蛙怎麼了?」
媽媽:「小青蛙撲通一聲跳下水…」
小男生:「小青蛙怎麼了?」
媽媽:「小青蛙撲通一聲跳下水…」
每次媽媽講完「撲通」,小男生就開始咯咯的笑起來,就這樣,從忠孝復興站到市政府站,這是母子間唯一的對話內容。同車的乘客,望著這對母子也都笑了。
發現,這是一種溫柔。

早上在南京東路附近的咖啡館跟朋友約靈修,意外遇到以前工作的董事。他和太太兩人都在出名企業裡身居要職。我過去打招呼,問起他們常來嗎。他們兩人對望一眼,笑笑說,這早上的時間是他們一天中,唯一有機會獨處跟對方好好講話的時間。我坐在店裡的另一頭,遠遠望著他們兩人耀眼的白髮靠在一起談話的模樣。
發現,這是一種溫柔。

 

One Reply to “一種溫柔”

  1. 真的覺得很感動<br />
    也很羨慕~<br />
    希望自己也能恢復這種生命的品質<br />
    抓住每一個雋永的時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