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時務者為俊傑



冒著生命危險,我得承認:曾經投了二次票給陳水扁。第一次總統選舉開票當晚,記得是在小朱家,滿屋子藍營只有我一個深綠,雖然桌上擺著香檳,但結果出來一剎那,只有我一人開心的喝下一大口,當天能平安離開小朱家實在要感謝他們的包容和愛心。

我是道地的南部人又生長在一個支持深綠的家族,從小到大聽的都是國民黨多壞、228死了多少無辜老百姓的故事…。即使在某綠營議員服務處打工的經驗,讓我明白政治都像剝洋蔥,越剝越想流眼淚。我還是帶著某種天真的熱情相信,古意的草地漢子總會打敗奢華的紈褲子弟。

這些年陳家精采的各種購物新聞和最近的圍城事件,讓我感觸之餘,也想到著名醜聞水門案裡美國前總統尼克森的歷史決定。1972年水門案至今,美國媒體不知出了多少的書來報導、記錄和反省。我們省略複雜又龐大的細節,只要聚焦在當水門案成為燙手山芋紙再也包不住火,尼克森和共和黨的最終態度。

水門案的高潮就在獨立檢察官要尼克森交出在白宮秘密監聽的大量錄音帶。美國憲法規定公民言論自由不得侵犯,監聽明顯是違法的。尼克森當然知道,於是他死撐到底與國會、法院周旋,中間還靠肺炎住院又拖了段時間。在象徵美國法律一方的司法與尼克森所代表的行政產生衝突時,美國邏輯就是「人民說了算」。於是法庭召開一個公開並具有歷史意義的會議,隨機挑選23名普通美國民眾擔任陪審團,法官向每一個陪審員提出同樣的問題,「你是否要求總統對拒絕交出證據提供理由?」所有的陪審員都回答:「是的。」

不能再拖的狀況下,尼克森交出九捲已漂白的錄音帶。這幾捲錄音帶在當時掀起的風暴,在當時的美國政壇被媒體形容是原子彈。後來追加的還有147捲錄音談話。

起初,共和黨口徑一致支持尼克森。但隨著越來越多參與者認罪坦白,資料一個接一個的跳出來作證。1974年5月31日,美國最高法院同意受理水門一案。同時,美國國會進行彈劾尼克森的程序。經過一些必要的步驟,只要參院投票達到2/3以上票數就彈劾成立。尼克森爭取到34票的支持就可安然過關。民主黨當然擔心共和黨員的態度,但更擔心彈劾尼克森的動作被解釋成「黨派攻擊」。有趣的是,共和黨也深怕一個不好,保尼克森不成還被冠上輕看美國憲法得罪全國人民。於是兩黨在所有公開言論中,都十分審慎的把「黨性」隔絕於外。

這場總統彈劾問題辯論會,在全美國人民的關注下,實況轉播整整進行了六天。

於是我們看到,按著美國憲法,雖然最高法院已經裁定尼克森不能將自己置於法律之上,他需要經過合理公開的調查。但關鍵是,最高法院代表的司法權威角色只是九名大法官,沒有一兵一卒。此時代表立法的國會包括眾議院和參議院也還在調查中。而行政的最高代表尼克森總統還是三軍統帥,他如要丟臉轉生氣,真動桿子動槍,也無疑是一場恐怖混亂的開始。但在最高法院裁定後的八小時,尼克森透過律師申明:「我尊重和接受最高法院的裁決。」


1974年6月27日,國會針對水門案所成立的司法委員會向國會提交報告,認定需要彈劾尼克森。
同年8月20日,眾議院以412:3 正式投票通過司法委員會的彈劾案提案。
9月8日,新總統福特給予尼克森豁免權,寬免他所犯的過錯。

這時也見識到美國特有的邏輯,他們努力追查一切並塵埃落定後,對尼克森還是給予相當的尊重。這位前總統安然享受優渥的退休生活、寫書、受邀演講,過世的時候,美國政府和人民也表達了對他的懷念。

有時我們提到「識時務者為俊傑」常帶點損人的味道,頗有「吃西瓜靠大邊」的意思。不論尼克森犯了多少錯,直到最後一刻,他表現出依然在「美國憲法」的管轄下,服從法律,服從人民。也因為水門案如此複雜,牽扯廣泛,尼克森的服從才更顯出他不凡的氣度和歷史意義。他是一個真正的美國總統。

本文資料參考:
總統是靠不住的‧林達著‧時報出版

3 Replies to “識時務者為俊傑”

  1. 當天能平安離開小朱家實在要感謝他們的包容和愛心。<br />
    <br />
    哈哈哈<br />
    <br />
    想當初小朱也有點綠啦<br />
    <br />
    不過能體會你說的<br />
    <br />
    我倒覺得真理才靠的住<br />
    <br />
    不是顏色的問題<br />
    <br />
    人還是得小心不要被真理以外的東西給動搖才是王道<br />
    <br />
    sherry

  2. 我也是深綠,剝洋蔥的道理用在阿扁上可真是叫人心酸<br />
    還好我沒考律師,不然這樣的環境真是險惡<br />
    但藍的這顆新洋蔥,又有多少見不得人的地方呢?<br />
    中部山頭蚵仔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