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用音樂,記憶夏天

星期六下午,角頭的雅雯告訴我晚上張四十三在女巫店表演的消息,並很熱情的邀約晚上一定要到。於是抬頭看看貼在電腦旁女巫店的演唱時間表,已經用紅筆大大的圈了幾個歌手。

但,沒有張四十三。

瞬時間腦袋裡轉過很多念頭,例如,張四十三會唱歌嗎?他的歌好像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能了解他的歌嗎?等等此類並更多奇怪的想法閃過。無論如何,抱著支持角頭的心,我還是在十點半趕到了女巫店。人出乎意料的多,43和樂團「四分衛」已就定位準備表演。
昏暗的燈光下,四分衛有力的吉他聲和鼓聲以及43很誠摯的聲音,在這微涼的夜讓我聯想起過去幾年的夏天。

96年的台南,我和好友Y聽了整個夏天的Rickie Lee Jones,並喜歡學她尖銳沙啞的嗓音唱著「I don’t want grow up…」,同年冬天Carole King和Tom waits提供了微薄的溫暖讓我忘卻所謂成長帶來的壓力。隔年夏天則是在廟會前不同的野台戲和布袋戲的鑼鼓聲天中度過。

98年夏天的瑪沙露,沸騰的spring scream,被陽光曬的發燙的墾丁海灘。在夾子狂熱放肆的音樂聲中,嘶喊、擺動,用汗水和彼此的笑容宣告夏天的到臨。

也沒忘記看了岩井俊二「燕尾蝶」的那年,總愛黃昏夕暮時在海邊高聲唱著「My way」;或哼著「春光乍洩」裡溫暖又疏離的「happy together」,然後隨著聖母合唱團的輕柔嗓音來到陽光普照的里斯本。

聚光燈下帶著墨鏡的43和乾媽(他暱稱為露露小姐)認真的唱著「Y媽的老唱片」,雖然穿著黑衣帶墨鏡的43不停擺動的身體一直讓我聯想到某個知名的殘障歌手,但歌聲裡傳達的情感是叫人動容的。當露露小姐用很台灣的聲音唱出「人阮彼日假伊雙人,做陣去遊江……」時,彷彿讓我以為自己回到那年失戀時的夏天,走在台南武廟旁的小巷子裡,不知哪傳來二胡的落寞琴音,使我無視路人眼光開始在路邊大哭起來。

每個音符牽引一個畫面,每首音樂構築一個回憶,於是我的summer time有著許多彷彿「三橘之戀」裡那大片大片透明的藍。

夏天是萬物復甦的季節(一個蚊香廣告如是說),或許因為如此,內心許多壓抑已久的渴望、寂寥隨著悶熱的天氣在夏天抒發。

演唱途中,董事長樂團和角頭音樂監製鄭捷任進場,而在這之前43不只一次緊張的問到「捷任來了嗎?」。看到外表冷酷的43在面對音樂和觀眾時表現出的不安,感受到音樂人的可愛。雖然後來因為有事無法聽完整場演唱會,但下一次,如果有人問我,張四十三會不會唱歌?歌唱的怎樣?

我會說,買張43的專輯來聽聽夏天的聲音吧。 

——————————————————————————-
*原文發表於「放風2000聲」角頭音樂紀念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