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聽見交工的聲音

我極愛在夏天聽音樂會,尤其是戶外的音樂會。

不論怎樣的形式:墾丁的春天吶喊、誠品的夏日遊戲甚至捷運站的小西園布袋戲表演…,都讓人深深感受音樂或表演藝術與觀賞者如此親密的互動關係。

5月30日下午收到「美濃愛鄉訊」的通知,才知道交工樂隊晚上在市府廣場前有表演。於是決定從忙碌的行程中擠出一二個小時,去感受一下交工誠摯的聲音。

畢竟還是去的晚了,節目已經進行快一個小時,台上是來自澳洲的克林歐佛。他演奏自創的樂器、海螺甚至是透過拍打自己的身體,來即興吟唱詩歌。他深厚溫情的聲音,讓我在稍嫌悶熱的夜裡還是不禁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當然,是屬於感動的雞皮疙瘩。

在交工樂隊出場前,雷光夏應邀上台介紹他們,她分享當時去美濃看交工樂隊錄音,錄音室旁邊就是豬圈,常見蒼蠅就在錄音間飛來飛去或停在錄音的儀器上。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環境,交工樂隊讓人如此真切的感受到聲音裡的熱度。

當晚的第一首歌是「Au!」。
「Au!」是客家話趕牛走路所喊的,這首獻給農民的歌激昂有力,加上旁邊的樂手配合吆喝著,一開始,就讓夜沸騰了。另外「美濃山下」是我個人很喜歡的歌,嗩吶的開場和手風琴的演出都相當出色。嗩吶手郭進財吹奏的嗩吶是經他自己改良過的,個人對台灣傳統樂器並不熟悉,但卻對嗩吶時而哀淒時而悲壯的聲音,覺得相當不可思議。交工樂隊的歌曲裡有多首曲子都有使用嗩吶演出,有興趣的人可以在聽專輯時多加留意。

「夜行巴士」則是描寫農民北上抗議時坐在夜行巴士裡的情形。林生祥飽含感情的人聲彷彿為我們描繪了一幕農民驅車北上的辛勞與無奈,嗩吶的嘹亮劃破夜空,多少捍衛家鄉的辛酸就讓音樂來表現吧! 等到交工的團長林生祥笑著說要唱「我等就來唱山歌」時,台下響起一片歡呼聲。坐在我後面的便是一群穿著美濃愛鄉T恤的熱情支持者,跟著台上合唱著,讓不會唱客家歌的我也情不自禁的哼起來。接著交工唱出「好男好女反水庫」,語重心長的歌詞不知能否為台灣留下更多的綠山綠水。

想起與美濃愛鄉的緣起,是在三年前曾幫忙製作協會的網頁。當時對初到美濃的印象只有「驚艷」二字可形容。不論早上黃昏,山腳下的菸田總是濛上一層薄霧,一望無際綠色的植作裡散落著紅色的煙樓。美濃人的直率和團結更是讓我對當時愛鄉協會致力於反水庫運動的努力留下深刻的感動。

事隔多年,美濃愛鄉協會反水庫的成果有目共睹。我坐在台下聽著交工樂隊的歌聲,心裡覺得與有榮焉。無論反水庫的運動結果如何,透過音樂將這樣的精神傳達出去,相信將會集結更多的力量一起為這片好山好水努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