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永遠的聲音和Ch. Gruard-Larose


若有聲音能代表巴黎,Edith Piaf當之無愧。

身材瘦弱嬌小的Piaf被法國人暱稱為小麻雀,她的聲音跨越了30~40年代,一生經歷成為巴黎永不褪色的故事。十五歲起Piaf已經是蒙馬特區街頭小有名氣的表演者,後來被紅磨坊的經營者挖掘一炮而紅成為家喻戶曉的歌手。但直到1936年Piaf遇到知才愛才的Raymond Asso才真正把她的演藝生涯擴展到國際舞台。Piaf的”La Vie En Rose”(玫瑰人生)描繪對愛情的如癡如醉正如她自己對感情生活的信念,「當他深情擁抱我/輕聲細語情意綿綿/這是人生中最美妙的事…當我看著他/彷彿只聽見自己心跳/為愛付出我的所有…」,對愛情的投入與熱情使Piaf每次失戀都遭受重創,或許如此在她的歌聲中傳達對生命的摯愛也令人深深動容。

第一次到巴黎時特意到郊區的Lachaise墓園為就是探訪Piaf的墓,那天到墓園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多,園裡一片蕭瑟,詢問處的服務人員意態然珊的遞給我墓園平面圖。雖然如此,我拿著地圖走進墓園停在交岔路口,望著不見盡頭的石頭路和兩旁各式各樣的墓碑,四下無人一片幽靜忽然覺得不知何去何從。後來隔好幾分鐘來了一名老婦人,手裡拿著沒有任何包裝的花束緩緩迎上前來,我拿著地圖指著Piaf墓碑的位置,她咪起眼睛露著牙齒望著我手上的黃玫瑰燦爛一笑,意思我跟著她走。我尾隨在後走了約有15~20分鐘的路程,老婦人指著右邊的一條小路說了句我猜應該是「這裡」的法文,就朝另一個方向離開了。每個人有機會到巴黎應該都去墓園走走,蒙那帕斯墓園太觀光太吵鬧因為哪裡有畢卡索和馬蒂斯;但這裡,在Lachaise墓園,我在Piaf的墓前放上一朵黃玫瑰時,身邊的石碑似乎都開始竊竊私語想告訴我關於生命短暫易逝的道理。

每當我心情沮喪時愛聽Piaf的”NON, JE NE REGRETTE RIEN”,起初只是被旋律吸引後來經朋友翻譯歌詞更是喜歡:

不,一點也不
我一點也不後悔
不管別人對我好或不好
這一切我都不在乎
不,一點也不
我一點也不後悔
都已付出,清除和遺忘
我不在乎過去

我燒毀過去的記憶
傷感和歡愉
我不再需要這些感覺
驅逐過去的愛情
和顫抖的慾望
永遠遺忘
我重新開始

不,一點也不
我一點也不後悔
不管別人對我好或不好
這一切我都不在乎
不,一點也不
我一點也不後悔

因為我的生命和我的歡樂
今天
和你一起 開始

這首歌詞由Piaf所寫,當時她正苦於藥癮和毒癮同時面對演唱生涯也即將終結,但她在歌中所表達出的瀟灑和熱情,拿來做她一生的寫照再貼切不過。1963年10月11日,48歲的Piaf在巴黎飢寒交迫而亡。一代紅伶的歌聲至今巴黎人仍朗朗上口。

上星期六在Victor家感謝Steve大方的提供六瓶法國89年紅酒做水平試飲。Kevin Yen幾人又熱心贊助二瓶香檳當暖身。當天依序酒單有BS Champagne Brut 91、Gosset Excelleuce Brut無年份香檳、Ch. Roudier 89、Ch.Belair 89、Ch. Lagrange 89、Ch. Gruard-Larose 89和Ch. Pavie 89。第一次接觸到這麼多榜上有名的好酒讓我好像浮身在雲上,輕飄飄好不真實的感覺。因為之後有事要先走,我只好先喝一輪,其中最喜歡Ch. Gruard-Larose 89,豐富濃郁的果香口感厚實,餘韻漫長深遠帶點咖啡的回甘,喝完後呆楞了好一會不曉得該說哪些話才好。後來語無倫次的跟Steve試著想表達些什麼,但越講越不對頭,索性閉嘴只是回味。想到Piaf牽動人心的歌聲以及一生悠悠往事,有如Ch. Gruard-Larose 89盡在回憶中無需多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