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風琴‧夏夜

前些時候寫了首台語歌曲想當母親節禮物送給媽媽。雖說詞曲已經完成一段日子,但遲遲未找到人能夠幫忙寫譜並配樂。後來透過朋友的熱心協助請了「銀色動物園」的盟盟幫忙,於是挑了個晚上空閒的時間至盟盟家進行錄音的工作。

騎車前往的途中,經過師大分部附近的山邊,剛下過雨的空氣中有著樹木被洗刷過的新鮮氣息,晚風迎面吹來夾帶著滿山的清涼,令人感受到在悶熱夏季裡少見的清爽。

第一次來到盟盟的家中便為大大小小的鼓、書、CD以及因為彈奏而發出亮澤的手風琴感到新鮮不已。東摸摸西碰碰後,我們從音樂聊到MP3又從電影聊到拷貝,才開始正式錄歌的工作。聽完我第一次的清唱後,盟盟抱著手風琴陷入沉思,他努力的試著從我的歌裡按節拍譜成曲子。我們嘗試了歌曲的前一小段,盟盟變換幾種不同的演奏方式,效果都不盡理想,因為盟盟並不習慣用手風琴來演奏台灣曲調。於是兩人同意放棄,並覺得用其他的樂器可能會更適合。

好心的盟盟可能想安慰不能完成歌曲的我,於是用手風琴演奏了幾首曲子。當充滿異國風味的曲調在屋子裡響起時,讓人竟有身在歐洲街頭的錯覺。
不曉得為什麼手風琴的聲音總讓我覺得傷感,即使在義大利的街頭看著小丑用手風琴誇張的表演著「大黃蜂的飛行 」,大笑完後依然有著淡淡的哀傷。

許多電影的配樂中如「流浪者之歌」、「地下社會」、王家衛的「春光乍洩」中手風琴都佔了極重要的位置。尤其「春光乍洩」的配樂裡收錄幾首阿根廷手風琴大師皮耶左拉的作品,具戲劇張力的音樂,即使不會跳舞也能深深體會探戈的魅力。另外盟盟在電影「三橘之戀」中的手風琴表演也令我留下相當深刻的印象,似乎所有的流浪、孤獨在手風琴的聲音響起的一剎那間有了最完美的解答。

聽完盟盟的演奏後,隨後兩人聊到網路未來的發展以及彼此工作上所面臨的瓶頸,從帶有懷舊氣氛的手風琴到非常科技的網路,話題未免相差懸殊但有趣的是我們都以能見證這網路革命的時代感到興奮不已。穿著濕淋淋的雨衣騎車回家的路上,邊哼著寫給母親的歌,才發現已經有長達三個月沒有回南部。或許,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