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消失的彩虹們 之三

雪山位於邊境森林的中間,那一帶都是形勢險峻的山區,山上終年積雪。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冷風不斷的刮著,樹叢都被雪蓋住。沒有動物的蹤影,除了呼嘯的風聲,就是一片讓人心慌的寂寥。

小青鳥從山腳下努力的往山頂飛,風雪實在太大,他勉強在樹叢間前進。「雪下個不停,實在好冷喔!我真的飛不動了!到底哪裡才能找到白猩猩呢?」小青鳥已經冷的分不出東南西北了。

他決定先在一個枯樹枝的樹洞中避避風雪,他餓極了,但樹洞裡只有結霜的樹葉。小青鳥凍的全身像個冰塊,明明知道應該再找個更溫暖的地方,但他累的實在飛不動了,帶著又濕又冷的身體昏沉沉的睡去。不知過了多久,隱隱約約,小青鳥感覺樹洞好像晃了一下,然後有節奏的上下晃動著,似乎樹洞裡也沒那麼冷了。小青鳥睡的更沈了,他好想睜開眼睛把周圍看清楚,但他迷迷濛濛之間看了一眼,彷彿看到白色星空中有閃閃發亮的黑色星星正瞧著他。

 

不知過了多久,小青鳥醒了。周圍很安靜,沒有暴風雪,而且莫名的溫暖。小青鳥探出樹洞外,詫異的發現自己竟然在一個好大好大的雪白山洞內,他睡著的這顆枯樹穩穩的在山洞裡,好像本來就長在這一樣。

小青鳥還沒回過神,一隻雪白的大蝴蝶飛來。
「你醒了呀!太好了!」蝴蝶說。
「我在哪裡?」
「你在雪山的山洞呀!」

「可是 ….我…..我記得我是睡在一個山坡上呀 ….」
蝴蝶笑了,發出一種鈴鐺般的聲音。「是白猩猩連著枯樹一起把你帶回來的!他說你重的不得了!他差點都沒辦法抱的動你 …。」

「白猩猩!」小青鳥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但隨即心想,「我?很重?應該是樹木很重吧!」

彷彿聽到小青鳥的心聲,有個聲音回答,「是很重喔!尤其當你帶著憂愁和擔心時,那重量真不是開玩笑的。」一個低沈優美的聲音說。

小青鳥飛出樹洞,看到一隻又高又大的白猩猩,一邊說話,一邊從山壁抓下一團團的雪球投擲在地上。他全身上下披著雪白的長毛,有著優雅的雙手,每當白猩猩一動的時候,雪白的長毛輕輕擺動美的像一幅畫。

「睡的好嗎?」白猩猩問,他的眼睛非常黝黑好像黑寶石一樣閃閃發亮。
「睡的很好,先生。」小青鳥停在白猩猩面前的一顆白色石頭上。
「哈哈!你真是有禮貌!不過,我是女士喔!」白猩猩笑著說。
小青鳥有點尷尬。

「你一定餓了吧?」白猩猩問。
小青鳥點點頭。「跟我來吧!」蝴蝶說。

蝴蝶帶著小青鳥到白猩猩附近的一個小雪丘。

「想著你要吃什麼!」蝴蝶說。
小青鳥正想著,突然看到眼前的雪丘變成樹叢的樣子然後開始結出一顆顆的漿果,而且全是白色的。

「喔!漿果耶~趕快吃吧!」蝴蝶拍著白色大翅膀開心的說。

小青鳥覺得不可置信,但還是忍不住把嘴巴湊過去咬下一顆漿果。
「咦!真神奇!真的是漿果的味道耶!」他開始津津有味的吃起來。

等他吃飽了,小青鳥才注意到白猩猩從剛才到現在,一直很認真的往地上丟擲雪球。

 

「你在做什麼?為什麼要把雪球丟在地上?」小青鳥問。

「我在下棋呀!」白猩猩說。
小青鳥想問他為什麼不跟其他動物下棋,也想問遊戲規則是什麼,但雪山上每件事情都好特別,他不想讓白猩猩覺得自己大驚小怪。決定先靜靜的觀察一陣子,看了一段時間,小青鳥還是完全不懂白猩猩在做什麼。「這是什麼棋呀?遊戲規則是什麼?」

「沒有規則,棋子自己決定他們要怎麼玩。」白猩猩說。

「但棋子沒有生命呀!他們只是一團雪球。」

白猩猩輕輕的笑了,「從某些角度確實是如此。但如果,我們願意用心體會且仔細觀察,你就能感覺到雪球成為棋子的意識,他們有意見有戰略而且他們很想贏這場遊戲。在雪山上幾乎所有的事物都有自己的想法,當然有時候這很麻煩,但大部份時候很有趣。」白猩猩伸手搔搔自己的頭。「嗯 ~好吧,結束了。唉!看來我又輸了!」

白猩猩站起來,隨手抓幾個雪球往山壁丟去,不知怎的,那些雪球就變成一叢一叢的香蕉樹。白猩猩輕鬆的爬上爬下,從雪白的香蕉樹摘下一串又一串的香蕉,悠哉的吃起來。

「知道嗎?雪山上的香蕉好處就是不用剝皮!」白猩猩穿梭在樹叢間的動作優美又靈活,小青鳥看呆了。

「似乎你有些問題想問我,是吧?」白猩猩問。

山洞裡沒有火,但卻十分明亮。小青鳥望著白猩猩,「是的 ….我代表家鄉的青鳥來找尋彩虹,我們想知道彩虹消失的原因。但現在,我也想知道為什麼彩虹在邊境森林裡變得這麼瘋狂?」

「別急!我很久沒有跟雪山以外的動物說話了,先說說你這一段旅程經歷了什麼,我很想知道你的故事。」

於是,小青鳥把他的遭遇仔仔細細的跟白猩猩說了一遍。

 

「…..你有樹仙的鬍鬚呀!那真是不得了的事情!」

「那隻青蛇是個面惡心善的傢伙 ….他現在全身上下變成綠色的嗎?確實有點好笑 ~」

白猩猩笑得上氣接不了下氣。

 

「我不覺得好笑!青蛇和變色龍很可憐不是嗎?他們都被迫變成不是自己的樣子。」小青鳥抗議的喊著。白猩猩停了下來,她深黑的眼睛炯炯有神的望著小青鳥。「他們不是被迫的喔!」

 

「咦!他們不是嗎?但野雁爸爸和青蛇都是這樣說的呀!」

白猩猩又從山壁裡抓了一團雪球,在手上把玩。
「這樣說吧!野雁爸爸能不能逼你吃下蚯蚓糰呢?」
小青鳥搖搖頭。

 

「那如果你真的吃下了,你覺得原因會是什麼?」白猩猩問。

「嗯….我太餓了!嗯 ….我想吃吃看蚯蚓是什麼味道 ….」小青鳥歪著頭努力的想著。

白猩猩問,「無論你出於什麼原因去吃蚯蚓糰,你在吃之前,會先有『想吃』的念頭,對吧?」小青鳥點點頭。

 

「所以啦!變色龍和青蛇並不是突然被改變顏色的。在某種程度上,是變色龍和青蛇允許彩虹可以對他們產生影響力,否則彩虹是無法改變他們的樣子的。」

「但我不懂,為什麼彩虹可以改變邊境森林裡動植物的顏色呢?」小青鳥十分疑惑的問。

「說來並不複雜。每個顏色有每個顏色的個性。橙色熱情但有時情緒太激動。黃色愛恨分明但傷人時也是如此。藍色理性正直可惜有時咄咄逼人…。當彩虹吵架時,森林的每個份子都被影響,尤其當內心開始疑惑時,就會靠向他們比較認同的顏色。」白猩猩說。

小青鳥身上被虎頭蜂螫到的地方還隱隱作痛,他十分有感觸的拼命點頭表示認同。

「那彩虹為什麼不把話講清楚?他們可以溝通呀?」小青鳥問。

「他們有呀!如果彩虹當中有任何一個顏色放棄,就會變成全然的黑色。你現在看到的局面就是他們的溝通的過程吧!彩虹們還沒有找到答案可以認同彼此,但他們也沒有放棄呀!」

 

(03-完)

 

【全篇】消失的彩虹:0102030405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