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二三事


從巴黎抵達巴賽隆那已經是中午,陽光大赤赤的曬著。坐著計程車前往旅館的途中從擁擠的街道、來來往往的人群以及計程車司機講的飛快的西班牙語,開始感受到西班牙的熱情。

我住的旅館叫「維多利亞」處於巴塞隆納的市中心,在加泰隆尼亞廣場附近的蘭格斯大道的小巷子裡。住的幾乎都是來自世界各國的自助旅行者,其中又以學生居多。一個晚上五百元,有廚房、洗衣機和衛浴設備可以共用。

出了旅館的小巷沿著安赫爾街慢慢的走去,沿路盡是高級的服裝店及皮飾店,整條大街擠得滿滿的全是衣著入時的逛街人潮。走到底才訝然發現是當地非常有名的大教堂,廣場前鴿子自在的飛來飛去啄食,不少人坐在石梯上曬太陽。從地鐵圖上看來這教堂似乎離我住的旅館很遠,沒想到走個十分鐘就到了。這一區是巴塞隆納的舊市區,很有義大利小巷的味道,石頭砌成的路面和附近百年的老建築相映成輝,滿空氣的古老氣味。這教堂建於西元前218年,之後歷經西班牙內戰以及數不清的宗教革命終於完工在1913年,歐洲的人文和華麗完全可從教堂的建築上一窺究竟。進去的時候由於不是什麼彌撒的時間,只有零零落落的人默默坐著沉思。昏暗的教堂裡因著彩繪玻璃透進來的陽光因而有著一種說不出的靜謐。一對老夫妻靜靜的相互倚偎坐在最後幾排,背影裡透著很親愛的感覺,用照相機留下我的感動。

下午的天氣非常好,幾乎見不到幾片雲,整個天空是一望無際的藍,似乎活該西班牙的天空就該長這樣子。初春的陽光暖的恰到好處,漫步在小巷子裡,陽光曬在身上彷彿小貓被人用手徹頭徹尾的順了一次毛般的舒服。不知哪條巷子裡有人拉起小提琴,琴音在石頭巷弄裡迴來盪去,讓我在這古老的城市裡竟有些許的茫然。

西班牙的天才極多:畢卡索、達利、米羅、高第…,難怪西班牙人會驕傲的告訴你法國引以自豪的藝術其實透著西班牙的血。另外還有世界知名的大提琴家卡薩爾斯也是西班牙人,「巴哈的無伴奏大提琴」就是在此人手中重現。雖然我自己本身偏愛Starker的版本,但依然對卡薩爾斯的巴哈版本有著深深的敬意。

大教堂附近一帶多的是古老小店,隨便一家賣麵包的都能有超過三十年的歷史。因為歷史悠久連老闆眉宇神色間也都帶著掩不住的自豪,我在一家專賣19世紀的舊書店裡掛滿該店歷史的照片中充分體認到這點。

巴塞隆納基本上和全世界的大都市沒什麼兩樣,便捷的地鐵、規劃完整的商業區。陽光下閃閃發亮的高樓大廈處處透著大都會的現代感。尤其靠港口一帶全是因應奧運會所興建的社區,超大型的碼頭裡停滿各式各樣的船,這裡是奧運會帆船賽的比賽碼頭。堤岸邊則是經過規劃的商店街,午後則會有許多街頭藝人在紅磚道上表演或賣東西相當熱鬧。

西班牙人愛喝咖啡的程度大概不輸給法國人。早上隨意走進任何一家Bar,在放滿誘人麵包的櫥窗前點塊剛出爐的蘋果派加上一杯又香又濃的咖啡牛奶也不過台幣三十五元。於是不大能喝咖啡的我在西班牙的日子幾乎是平均一天兩杯。

自助旅行是這樣的,只要你能吃的飽睡的好幾乎都能玩的盡興。
西班牙除了海鮮飯和Tapas(配酒小菜的總稱)有名,火腿更是旅遊當地必吃的美味之一。在馬德里的太陽廣場巷子裡找到一家外觀不甚起眼的店,專賣火腿、起司、三明治和沙拉,小小不過十幾坪大小的店,什麼時候進去都是滿滿的人拿著牌子排隊等著買火腿和起司。這裡的三明治非常有名,口味隨時都保持在八種到十種左右,每一種口味都已預先做好,三角形的麵包切的漂漂亮亮的放在櫥窗裡。客人隨意點選自己喜歡的口味,二三名訓練有素的店員會飛快的將所選的三明治塔成一個更大的三明治,然後用紙包起來交給客人。每一種口味折合台幣約十五元,一般人大約花不到五十塊就能吃的很飽。我吃了兩次(另外兩次去已經賣完了)嘗試幾種口味包括生牛肉、煙燻鮭魚、風乾火腿片、羊奶酪…等,都非常非常的美味。

這次到西班牙不知怎的竟莫名想家。完全不像前年到歐洲自助旅行一個月,快樂的像放出籠的鳥。雖然愛那種揹起包包隨意跳上一班火車想去哪就去哪的逍遙,但此次感受更多的是「家」對我的意義。是故鄉屏東,還是陪伴我人生重要歷程充滿回憶的台南,甚或現在居住的台北以及當中許多的好友…。

我在陌生的國度裡走過一個又一個的城市,卻第一次體認到原來在自己不停追求自由的個性和堅強的外表下有著對家人及朋友強烈的依賴。

從巴塞隆納乘坐火車往馬德里的途中,在大片寂寥的荒原景色中忽然出現一整片綿延不絕的紫色花田,此時耳機裡傳來一部歌劇很著名的詠嘆調,身處異鄉的宮女唱到「…我那繁花似錦的故鄉…」,我望著窗外在夕陽餘暉下燦爛耀眼的花田眼淚不聽使喚的慢慢流下。

於是在火車上我拿出筆寫了第一張卡片寄回台灣給屏東的家人,開頭第一句話是這樣寫的「這次到西班牙不知怎的竟……」。

One Reply to “西班牙二三事”

  1. 哇!那本MOOK已經很久了,真開心有人記得我的文章!很開心認識你!也祝你<br />
    能順利一圓去西班牙的美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