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一個基督徒之死


檢察官向來不喜歡來監獄,尤其是今天。在進監獄前,他遇上一名陌生人,短短幾句對話令他反覆思索。

監獄裡四面灰撲撲的建築帶著令人不安的沉默以及難受的冷清。就在檢察官急急忙忙做完該做的,等候最後一封公文的空檔。他從窗戶望出,一個特別的畫面吸引住他。

廣場上約莫有三四十名犯人,大部分要不就眼神呆滯的坐在一旁曬太陽,要不就在場邊來來回回的遊走。就像動物園裡的老虎在一個狹窄的空間裡,沿著鐵窗一遍又一遍焦躁不安的踱步。

一名年輕囚犯的面前晒著約十幾雙黑色鞋子,他似乎正在清理它們。在眾犯人中,那畫面顯得如此不搭。而年輕人的表情,不能說是開心甚至帶點憂愁,他專注的擦著每雙鞋卻又好像與它們生氣一般,每擦完一雙就重重的摔在地上。更正確的說,年輕人似乎是受了什麼難以拒絕的邀請而不得不做,可以確定的是他是有點不甘願了。

檢察官意示身旁的警衛把年輕人叫來。很快的,年輕囚犯被警衛帶進來,似乎擔心自己做錯什麼表情顯得極為不安。
檢察官要年輕人坐下。

「我從樓上看到你在擦好幾雙鞋?是有其他囚犯威脅你嗎?」
「不!不!先生,不是的。是我自願每天幫其他囚犯擦鞋的。你知道我們的時間很多…」
檢察官又問。「你每天都這樣擦嗎?」
「是的,先生。」
「這樣擦多久了?」
「八年了。先生。」
「八年?那你坐牢多久了?」
「九年了,先生。」
「你說你是自願幫囚犯擦鞋的,但你為什麼想這麼做呢?」
「先生,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犯下大錯,覺得自己真不配活在這世界。法律雖然對我判了重刑,但我始終覺得自己是個不該活著的罪人。監獄裡,日子一天天過,沒有目標沒有計畫,不會有人在乎鞋子乾不乾淨的。有次,我幫一個囚犯擦鞋,讓他很開心,於是他每天都把鞋拿來給我擦,我們開始講點話。聊到以前的生活、家人,我們成為朋友。然後其他的犯人也開始把鞋拿給我,接著就像你今天看到的…。能做點什麼,讓我覺得很好。」

「可你每天做同樣的事情,不煩嗎?我感覺你似乎不開心?」
「先生。說實話,有時是煩的,但我始終還是願意做的。至於你說的不開心,我想是因為有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
「是什麼呢?」
「我在想我每天多擦一雙鞋,是否能抵掉我所做的錯事呢?」
檢察官有點同情起這個年輕囚犯。
「我想…」
此時,一名警衛進來。「長官,你的公文好了。」
「…呀!看來,我不能再跟你多聊。你真是個特別的人,我會記得你的。」
年輕囚犯抿緊嘴唇沒有特別的表情。

就在年輕人離開後,檢察官對他很好奇,於是要警衛調來年輕囚犯的個人資料。一看之下,大吃一驚。急忙要警衛再把年輕囚犯找來。

年輕囚犯不知為何又被警衛找來,滿臉驚慌手足無措。
「別怕!我剛看你的資料。發現你的刑期是六年,你早就可以離開了!難道沒有人告訴你嗎?」
「有的,先生。但我認為那很可笑。我所犯的罪如此重,怎麼可能判那麼少的刑罰呢!我不能接受。」
「可外面沒有任何人等你嗎?」
年輕人猶豫了一下。

「有的,先生。每天都在外面等我。」
?」檢察官想起早上在近監獄前遇到的那名陌生人。
「先生,是的。真是我看過最好的人,是這世界上唯一我確定還期盼看到我的人。可是我無法面對,我的罪太深了。」

檢察官沉默起來。
「現在我明白了…。你說的,我早上也遇到了。當時問了我一個問題。檢察官的職責是根據罪證,起訴犯人。但的問題卻令我很不安。但我剛聽到你的話,或許那就是問題的答案了。」
「我的朋友!你雖然自認罪孽深重,但你已經為所做的付出代價,你早服完刑可以離開監獄卻不願意。其實愧咎才是你的監牢,自憐是你的牢籠。你何不走出這座監獄呢?你永遠沒法靠多擦一雙鞋抹掉過去,卻可以用每一天創造一個新的開始,去做你能付出能給予的,勝過在這監獄裡無止盡的擦鞋。」

年輕囚犯肩膀微微搖晃,甚是激動。過了一會,他開口說。
「先生…,我能請問,問了你什麼樣的問題嗎?」

對我說…」
「檢察官先生,法律賦予你起訴的權力,因此你盡忠職守。而我的權力則是無止盡的愛和憐憫。我想請問你,一個被判刑的罪人怎樣才能重新做人呢?」
「朋友,現在我知道問題的答案,是恩典。可這恩典不是靠你自己努力做來的,如此簡單,只要接受就夠了。起來,收拾你的行李,面對離開這裡吧!」

「不!先生,我做不到。我是一個有良心的人,讓其他的囚犯去賺這廉價的恩典吧!他們比我也好不到哪去,但我想他們會很願意離開這鬼地方的。」

年輕囚犯撇過頭,一付不願意再說什麼的樣子。

檢察官搖搖頭,深深的嘆了口氣。

離開監獄時,守門的老警衛跟檢察官打招呼。
「辛苦了!今天一切都還順利嗎?」
「都還好。跟一個很特別的年輕囚犯聊了不少。」
「喔~我知道!是那個叫〝基督徒〞的傢伙是吧,那小子可煩了。」

(路加福音7:36-47 )
有一個法利賽人請耶穌和他吃飯;耶穌就到法利賽人家裏去坐席。
那城裏有一個女人,是個罪人,知道耶穌在法利賽人家裏坐席,就拿著盛香膏的玉瓶,站在耶穌背後,挨著他的腳哭,眼淚溼了耶穌的腳,就用自己的頭髮擦乾,又用嘴連連親他的腳,把香膏抹上。
請耶穌的法利賽人看見這事,心裏說:「這人若是先知,必知道摸他的是誰,是個怎樣的女人;乃是個罪人。」
耶穌對他說:「西門!我有句話要對你說。」西門說:「夫子,請說。」
耶穌說:「一個債主有兩個人欠他的債;一個欠五十兩銀子,一個欠五兩銀子;因為他們無力償還,債主就開恩免了他們兩個人的債。這兩個人哪一個更愛他呢?」西門回答說:「我想是那多得恩免的人。」耶穌說:「你斷的不錯。」
於是轉過來向著那女人,便對西門說:「你看見這女人嗎?我進了你的家,你沒有給我水洗腳;但這女人用眼淚溼了我的腳,用頭髮擦乾。你沒有與我親嘴;但這女人從我進來的時候就不住地用嘴親我的腳。你沒有用油抹我的頭;但這女人用香膏抹我的腳。
所以我告訴你,她許多的罪都赦免了,因為她的愛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愛就少。」

4 Replies to “【短篇】一個基督徒之死”

  1. Jessica 您好,<br />
    這篇文章讓我很有感觸, 可以讓我引用嗎?<br />
    等妳的回覆,謝謝~

  2. 謝謝你的鼓勵~~其實寫這文章時,覺得有時我們都有故事裡人物的掙扎。有時像只知道對錯的檢察官,有時又像拼命做不懂恩典的年輕囚犯。這故事也提醒我自己許多,很開心你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