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另一種聲音:電影街頭日記


晚上語彤在客廳看「街頭日記」,一旁看書的我雖然已經看過此片,忍不住又跟著重看一次。這部改編真實故事的電影,描述一名初任高中教育充滿夢想的老師,設法讓班上來自不同社會地位和種族的學生們合睦共處,且為了讓他們對課業感興趣,特別教導他們用寫日記來記錄他們暴力又混亂的生活。

電影裡有幾幕戲特別讓我感動。
一幕是古老師在教室裡貼上一條紅線,問幾個問題,例如誰有史奴比狗狗的新專輯?答案「是」的學生就站在紅線上,「沒有」的學生就站在原處。問題越來越貼近學生的生活。「你們當中有家人或親戚、朋友進過監獄?」一直到「有誰被別人拿槍指過或被開槍過的經驗?」,最後當老師問道,「你們當中有認識的人因槍戰或幫派而死的?」幾乎所有的學生都站在紅線上。「三個?」、「三個以上?」…多數的學生離開紅線,但仍有好幾名學生站在紅線上。那一瞬間,這些平日互相仇視的學生,第一次體會彼此相同的失落和哀慟。


另一場戲是所有學生一起參觀二次大戰的大屠殺紀念館。進館前他們隨機抽取一個小孩的照片,隨著整個導覽進行,最後才會知道這個小孩最終是否存活下來。每天面對街頭暴力早已麻木的學生,望著一張張可愛天真孩子的照片,不禁為這些早逝的生命感到難過惋惜。

之後古老師帶領203班學生一起閱讀「安妮日記」,並鼓勵他們寫下自己的街頭日記。甚至他們籌款邀請當初藏匿安妮的婦人米普吉斯Miep Gies遠到美國來學校演講時,一名學生站起來分享「我心裡從沒有英雄,現在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米普吉斯驚慌的回答:「不!年輕人!我不是英雄!我只是做應該做的事情,因為那樣做是對的…我們都是普通的平凡人,不論是家庭主婦、青少年,都可以用他們僅有的力量,在黑暗中燃起微弱的光明。…你們的老師跟我分享許多你們的事…你們才是英雄,你們每天都在當英雄。」

這番充滿感情的分享,後來鼓勵一名學生冒著生命危險在法庭上勇敢做證。

奈及利亞作家索因卡在「恐懼的氣氛」中提到「恐怖團體根本不須與聽眾對話,只需發表獨白便行,他們有自己的精神信念,不是宗教信仰或革命意識形態,將那句獨白『我是對的,你們是錯的。』轉移成『我是對的,你們死定了!』…。

另一段文字「什麼是尊嚴?…似乎從我們與對方交往一天開始,我們心裏也同時萌生出尊嚴的概念,不論是西方人,抑或是尼日利亞的約魯巴人,心中都惦記著“失尊嚴,無寧死”或“不自由,無寧死”一類的話,可見尊嚴和自由何等相似,何等重要。因為我們知道,只有互相尊重,才能維持人際關係,還有維持我們休戚與共的共同體。」

索因卡的書讓我聯想起一些電影:「盧安達飯店」、「疑雲殺機」、「血鑽石」、「梅崗城故事」…。

我的生活中從來沒有發生過像電影或書本裡,那種為堅持”做對的事”,隨時面對生命危險的恐懼,但透過不同媒體,能夠了解世界的另一種聲音,不禁為自己所擁有的一切深深感激。這些在不同世界的無名英雄,他們的堅持讓我感受到人性中無比的勇氣。

近日偶爾為一些事情感到壓力,雖然也與身邊不同人聊起,但壓力就是壓力,不是那麼快可以輕易解決。我無力處理,於是從幾天前開始盡量在六點左右起床,用清晨寧靜的時間可以好好看聖經、禱告或沉思,短短的二個小時,彷彿是在長長的憋氣後浮出水面的第一口空氣,如此甜蜜美好,深深安慰我的憂煩。但這片刻美好也就夠一天用。明天仍然需要再一次這樣的時間。

不知為何,我竟然有點享受這樣的過程。
因為我清楚知道,每一天能過的喜樂充實,是憑著信心才能做得到的。也就只有在完全沒有辦法倚靠自己倚靠任何經驗的狀況下,我才能對這份信心如此確信。我不能發光,但至少能將臉轉向陽光之處,因為陰影自會落在身後。

3 Replies to “世界的另一種聲音:電影街頭日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